三是恶化了经商环境,对深圳制造业、物流业产生了巨大的挤出效应,使深圳的产业面临空心化的风险。

“现在份子钱大都是500元起,上不封顶。”聂英举例说,“同学结婚,大家随礼前都会互相沟通,有人主张多给,平均金额就被抬高了。”